Loading

wait a moment

老撕鸡玩图书馆

  京城的一处院子里,一群相貌穿着各异的人都坐在一个房间里,脸上的神色却都有些凝重,仿佛即将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启禀王爷!”一个灰衣男子飞身而入,快步走到厅中单膝一拜道:“消息确凿,今日午时睿王将会出城前往睿王府墓地,祭拜睿王府历代先祖。”坐在主位上的男子正是宇文策,宇文策身边左右站着的却是宇文纯和宇文岸以及苍三。左右两边坐着的人正是前两日陆离见过的胤安东陵莫罗西戎四国的人。

  原本还在闭目养神的宇文策微微睁开眼睛,带着几分慵懒的意味挑眉道:“哦?依然如此…岸儿,你说该怎么办?”

  宇文岸面上隐隐带着几分激动之色,听到宇文策询问立刻道:“回父王,我们可以埋伏在睿王府墓地周围,等到睿王一到,就立刻……”做了一个杀气腾腾的动作,宇文岸激动的道:“孩儿愿意亲自带人去办成此事。”

  宇文策嗤笑了一声,道:“若是如此简单,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人办成?”

  宇文岸脸上的激动一窒,道:“或许是力量不够,但是这次我们有苍龙营……”宇文岸对苍龙营的信心是相当的足的,在他看来就没有苍龙营的人杀不死的人。即便是那个人是东方明烈。

  却忘了,苍龙营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睿王却依然还好好地活着。

  宇文策似乎对儿子的看法并不感兴趣,侧首看向坐在下首方的陆离,挑眉道:“陆大人怎么看?”

  陆离淡淡道:“在下没有看法。”

  “没有?”宇文策饶有兴致地道,“那么…东陵帝让陆大人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喝茶,看戏么?”

  陆离道:“合四国之力,历时数年睿王依然还好好活着。在下实在是看不出来这次行动的意义。”

  宇文岸冷声道:“这次有苍龙营和我父王还不够么?”

   水灵灵大眼清纯玉女暖系写真

  陆离冷笑,双眸毫不避让的对上了宇文岸的双眼,问道:“请问…摄政王打算亲自出手么?”

  “父王当……”宇文岸毫不犹豫地道,话没说完就被陆离截断了,“四王子最好还是先询问过摄政王的意见再回答。”

  宇文岸脸色一白,不由自主的看向坐在自己跟前的宇文策。

  宇文策却没有看他,而是认真的打量着坐在不远处的陆离。微微蹙眉道:“陆大人,本王突然觉得…说不定,你比东方明烈还要危险。”

  陆离垂眸,“摄政王抬举了。”

  宇文策轻哼了一声,淡淡道:“这些事情,还是你们交给你们小孩子去办吧。现在是在东陵,本王还是少动作一些,免得吓到…”

  胤安那边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东陵这边的人脸色却有些难看了。但是宇文策毕竟是在场的身份最高的人,即便是心中不悦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陆离端正的坐在椅子里,仿佛没听见那些胤安人嚣张的笑声一般。

  宇文策当然不会亲自出手,事实上如果宇文策愿意动手的话,还是有机会杀了或者重创睿王的。但是陆离知道,宇文策绝对不会这么做。跟睿王在街上过招一般随便打两架没关系,但是如果是性命相博的话,谁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如今是在东陵的土地上,一旦宇文策重创睿王之后自己也受了重伤的话,想要活着回胤安可就有些难度了。就算他活着回去了,等待他的还有一直就蠢蠢欲动的胤安皇室。跟需要付出的代价比起来,睿王的性命显然对宇文策的吸引力没有那么大了。

  说完,宇文策果然起身离开了。离开前,还意味深长的扫了陆离一眼。

  宇文策一走,大厅里立刻热闹起来了,所有人都开始七嘴八舌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唯独陆离表现的兴致缺缺。

  上次带着陆离出宫的那个灰衣男子就坐在陆离身边,见状不由低声问道:“陆大人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陆离道:“回头别告诉陛下,这是我出的主意。”

  灰衣男子神色一僵,他当然听出了陆离的言外之意,很明显是非常不看好他们这次的刺杀的。

  “陆大人的意思是……”

  陆离挑眉道:“无所谓,既然摄政王愿意贡献出苍龙营给我们用。就算无法成功试试看睿王府亲卫的战力也是可以的。还不会被人怀疑到我们身上。”知道内情的人怎么想无所谓,至少在普通的百姓看来,就是胤安人试图刺杀睿王,无论成败与否,都跟昭平帝没有关系。

  灰衣男子皱眉道:“陆大人,陛下的意思是……”

  陆离道:“若是陛下相信我就按照的计划做,若是陛下另有计划,就不必问我的意见。我不可能为了别人的成败负责,还请阁下也不要为难我。”

  灰衣男子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们当然都知道陆离不赞同这次的计划,但是陛下却下定了决心。并非陛下不相信陆离,而是实在是舍不得放弃这次的机会。如果这次侥幸成功,那么一切都可以结束了,陆离那繁复的计划更不需要了。就算不成功也没关系,继续执行之前陆离制定的就是就是了。

  灰衣男子道:“陛下并非不信任陆大人,不过是这次事关重大…”

  陆离微微点头,挑眉笑道:“没关系,在下说过了,看看也好。”

  看看也好…你以为是看戏么?

  “不知陆大人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陆离沉吟了片刻,道:“我的建议是,别在陵墓附近动手。”

  “为何?”

  “阁下不会以为睿王府的陵墓没有人看守吧?即便是附近。谁知道睿王府的守墓人到底守着多大的地方?更何况…听说睿王府的陵墓在谷地之内,一旦被人封住了入口,所有人…都得替睿王府陪葬。”

  灰衣男子点点头,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多谢陆大人指教。”

  正午时分,睿王府一行人出了城门朝着睿王府的陵墓而去。之前刚回到京城的时候睿王也曾去扫墓祭拜,这一次却是因为即将要准备启程离开京城了。时隔二十多年才回到京城,却早已经物是人非。在睿王的眼中,如今的西北军才是他的家。昭平帝也不敢像对待高裴一般,让睿王无限期的停留在京城。更何况,西北军更换驻防地的事情,如果睿王不回去亲自下令,只怕根本就办不成。

  虽然还没有定下哪天离开,睿王却还是决定先去祭拜一番。

  睿王带着莫七等三个亲卫,身边还跟着穿着一身白衣的谢安澜。身后是一行兵甲整齐的睿王府亲兵。

  与别的王府不一样,大多数王府亲兵都是曾经在军营中待过退下来的。而睿王府的亲兵却绝对是西北军中最精锐的才能胜任。也正是因此,这些年来睿王遭遇的刺杀不知凡几,却嫌少有他受伤的传闻流出。

  谢安澜坐在马背上,时不时的朝着四周看去。

  睿王侧首瞥了她一眼,“紧张?”

  谢安澜眨巴了一下眼睛,“没有啊。”

  睿王淡淡道:“没让你跟来。”

  谢安澜笑道:“师父,您不能剥夺我看戏的权利。”

  睿王失笑,“在你看来,苍龙营只够让你看戏?那就好好看着,一会儿可别看哭了。”

  谢安澜耸耸肩,表示自己一定好好看着。

  睿王府墓地距离京城大约四十多里的样子,在群山之中的一个平坦谷底里。睿王府除了第一代睿王附葬皇陵,之后的几代睿王王妃都葬在那里。

  “王爷。”跟在后面的莫七突然策马上前挡在了睿王跟前。

  睿王勒住缰绳,朝着四周看了看,不由失笑。低声笑道:“这么粗暴直接的做法,肯定不是宇文策和陆离的手笔。”

  谢安澜道:“行刺这种事情,还能玩出花来不成?”她倒是能玩出花来,但是那些小花招对睿王这样的绝顶高手用处都不大。

  睿王轻哼一声,一把抓起谢安澜将她直接抛了出去。谢安澜只能无奈的任由自己被师父抛到了路边的山坡上一块突出来的大石头下面,顺便控制身形和力道,免得自己被撞死在上面。

  她刚刚落地,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疾风骤雨一般的羽箭破空之声。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并没有影响到睿王府的亲兵。只见他们飞快的拉开了距离手中的盾牌和长刀同时挥舞,所有的羽箭都被一根不漏的挡了下来。谢安澜左右看看发现自己所在的地上确实是很安全,便兴致勃勃的观看起睿王府的亲兵如何抵挡这波羽箭的袭击。

  这些士兵虽然并不是什么武功高手,但是却都是战场上身经百战的精兵。无论是反应还是身手都极其强悍,谢安澜撑着下巴估摸着这些人的战斗力只怕不会比那些前世跟她们“友好”交流过的特种兵差多少。这些普通的亲兵都游刃有余,睿王和莫七等人就更不用说。睿王广袖一挥,那本应柔软的绸缎就像是突然变成了铁板一般,所有的羽箭在刚到跟前的时候就纷纷跌落了。

  看了一会儿谢安澜就觉得有些无趣了,托着下巴百无聊奈的看着自己师父耍帅。

  如果苍龙营只有这点本事,宇文策的脸这回可就要丢尽了。老撕鸡玩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