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wait a moment

f2d6.com

   “又是一个只为爱情,不为金钱的女人,和我母亲一样……愚昧。”他疼痛地说着,扬起头,眼角却有晶亮的东西闪过。

   陆羿辰的公司就要毁了,她居然还说不顾一切的爱他,太愚蠢了。

   顾若熙很好奇祁少瑾眼角那是什么,再定睛看去,他的眼角一片干涩。

   也对,像他这种人怎么会有眼泪!

   可当看到他强忍住的眼角,微微泛红,f2d6.com她长长浓密的睫毛,轻轻跳动了一下。

   原来像他这种恶魔,也会有心痛的事。

   “一个人只有在触碰到最在乎的东西的时候,才会触发不可原谅的底线,你说的没错,陆羿辰是我在意的人。还有我的家人,所以别人不管对我做什么,不管对我说什么,只要不是触碰到我的家人,和我在意的人,都可以原谅。而你,不但伤害哥哥,害他差点撞到你的车,你还伤害我妈妈,害得妈妈差点不能正常手术。即便之前是你安排的手术,你安排的医院,安排可以为我母亲捐肾的人,我依旧不能真正原谅你。因为在你给我希望的时候,又让我绝望了,用伤害我家人生命的方式,让我绝望。”

   她的目光渐冷如冰,没有一丝的晃动,是那么的坚决,如同一把利剑,穿透祁少瑾的心房。

   祁少瑾沉默了两秒,忽地笑了,“你一点都不善良,你最绝情,最冷血。”

   “谢谢,你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

   “是因为他们没有被你伤害过,所以觉得你善良,单纯。”

   “我也没有伤害过你,一直都是你在迫害我,我根本没有能力向你反击,又谈何伤害你?”

   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

   “拒绝我就是对我最大的伤,比任何反击都有力度,这是你最无形的杀伤力。既然这么绝情,当初又为何对我施以援手,真的很可憎。”他说。

   “你总提以前,又不肯告诉我到底以前发生了什么!”顾若熙很生气,自己就像失去了很重要的记忆,被人却一再提及。

   “存在一个疑惑不是很好?这样在你心里,我就永远都是一个谜团,让你猜不透厌恶却又忘不掉。人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动物,只有猜不到的谜底,才是最迷人的剧情。”他怎么忍心告诉她,他当初差点害死她。

   “你的人生就是只有这点乐趣吗?”她用力去挣开他的手,他依旧死死抓着她的手腕不放开。

   她的整条手臂都麻木了,手都因为失血变得冰凉泛着青紫色,他依旧不肯放手。

   “在你眼里我所做的一切为何都像游戏?”他一直觉得自己很认真,可为什么在她眼里却当成儿戏。

   “你不了解,家人对我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当我的亲生父亲,抛弃我们,不要我们的时候,我的妈妈没有抛弃我们,甚至放弃再嫁的念头,一个人含辛茹苦将我们兄妹养大成人,最后积劳成疾,病痛缠身,即便是陆羿辰在我家人面前也要排第二,可你却一再伤害我的家人,将他们当成你可以刺激我的筹码,在你觉得很好玩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很痛苦!”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我的人生里没有亲情,没有朋友,无法理解你们这群人!”祁少瑾失控地低吼起来。

   “是你将你的生活过得太封闭了,你觉得你失去了母亲便失去了全世界,可你看不到你所拥有的一切。”

   祁少瑾苦笑起来,一双眼睛迷茫的望着顾若熙,“我拥有什么?你告诉我拥有什么?除了一座金碧辉煌的房子,挥霍不完的财富,我还有什么?”

   “单单你现在拥有的这些,就是许多人穷其一生也得不到的。”人果然是不会知足的动物。

   “我宁可不要这些,也不要我的母亲绑架我去要挟我的父亲!”祁少瑾再次失控的吼起来。

   顾若熙震惊了,当年的那一场绑架,居然是祁少瑾的母亲自己策划的!绑架自己的儿子?要挟自己的丈夫?

   为什么?

   一家人不该相亲相爱,至少不相亲相爱,也不会闹到亲生母亲绑架自己亲生儿子的地步。

   猛然想起母亲当时说的一句话,“在他们有钱人的世界里,母子都可以反目成仇,不是我们普通人能够接触的圈子。”

   难道妈妈当时真的知道些什么?

   所有的一切,妈妈都知道?

   “我宁可过乞丐的生活,也不要母亲的抛弃,父亲的憎恨,在我眼里这世界上没有感情,什么血脉至亲,什么兄弟朋友?都是可以反目的!脆弱不堪一击,只要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得不到的时候,什么都可以无情摧毁!他们都在为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可以抛弃一切,包括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是可以利用的棋子。学习历史书的时候,我一直不明白为何武则天能杀子夺位,后来我明白了,女人真的是一种非常狠心的动物。早上的时候还告诉我入秋了,要添衣服,下午的时候就找人绑架我!”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当他被绑架害怕又无助的时候,被一群人很不温柔地丢在一个废弃的老房子中,他坐在冰冷又潮湿的地上。

   他好冷,真的很冷。他想到妈妈早上对他说,让他添衣服,很后悔为何没有听妈妈的话。好想念妈妈温暖的怀抱,他还暗自下定决心,等从这里出去,一定扑到妈妈的怀抱中,原谅妈妈跟别的男人生下妹妹,毁掉他们和睦家庭的错。

   当他看到妈妈哭得双眼通红的扑到他面前,他以为妈妈是来救他的,却听见妈妈对他说。

   “小瑾,不要怕,妈妈在这里。这些绑匪是妈妈花钱雇的,妈妈只想跟你爸爸要一样东西,等你爸爸把那样东西给了妈妈,妈妈就放了你,你不要怕,这是假的,妈妈是爱你的小瑾。”

   妈妈温暖的掌心放在他的头顶,他厌恶地避开,“你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吗?为了跟爸爸要一样东西,连我都可以牺牲!还说爱我!如果真的爱我,就不会跟别的男人生下妹妹,你不会毁了属于我的家。”

   “小瑾,你还小,你不懂……”妈妈哭了起来。

   “是我不懂你们大人的世界,还是你们不懂我们小孩子想要的是什么?每个孩子都希望自己的父母恩爱,家庭和睦,在每一个孩子的心中,父母都是深深爱着彼此,而不是像你这样,背叛爸爸!”

   他大声喊着,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怨恨。

   “小瑾,妈妈是做了错的事情,妈妈跟你爸爸根本就没有爱情,我们这是商业联姻,我是安家收养的养女,我要报恩,才为了安家选择和你爸爸结婚。这么多年,我过得一点都不幸福,一点都不幸福!”

   “在你追求自己的幸福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

   “那是一个失误,我不是真的有意的!可现在所有的忏悔,所有的愧疚,都已经无济于事。你爸爸疯了,他疯了!不管是对我,还是对新新,作出任何过分的事,但至少你是他的亲生儿子,虎毒不食子,我现在只想要钻戒倾城,只要他把戒指给我,我就会带你妹妹走,你原谅妈妈,等妈妈安定下来,就回来接你。”

   “你别碰我,我恨你!”

   可没想到,他的父亲没有拿出钻戒倾城,他轻易就猜出这是母亲设下的圈套,对于绑匪撕票他有恃无恐。在母亲觉得自己的父亲不会对自己儿子下狠手的时候,父亲也自然,端着一份笃定,母亲不会对他下狠手。

   两方便坚持住。

   所以这场绑架就成了一场闹剧。

   可那几个绑匪却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绑了妈妈和他,彻底假戏真做,毕竟那几个雇佣他们的钱,哪有赎金诱人。可谁又能猜得到,那是父亲给绑匪的蛊惑。

   妈妈当时真的害怕了,知道再给父亲打电话不可能给他们赎金。到底还是害怕那些绑匪真的伤害祁少瑾,就让绑匪给了陆羿辰的妈妈打电话,要了500万的赎金。

   可陆羿辰妈妈的没有来,一直等了一下午,绑匪都不耐烦了,频繁出去打电话,绑匪骂骂咧咧。

   “早知道是一只没肉的羊,当时还不如绑了他旁边那个小子,谁会愿意拿出500万去救亲属家的孩子!”

   20年前的500万,是一笔不小的天文数字。

   窗外传来几个孩的笑声,他们在吵着玩捉迷藏。正是孤儿院那一群小孩子,他们经常跑来附近的废弃房子来玩捉迷藏。

   祁少瑾当时听到了,那个女孩清脆如铜铃般的笑声,他那个时候经常偷偷去孤儿院探望妹妹,总能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在孤儿院玩。

   两个绑匪便出去撵走那帮小孩。都是一帮四五岁大的孩子,在那帮绑匪的眼里不值得成为威胁,轰跑了最好,要不然跑进来哇哇一阵乱叫,只会泄露那两个绑票的行踪。

   当那两个绑匪出去的时候,正好那个小女孩,从破旧的窗子爬进来了,小女孩认识少年,在孤儿院很多次都看到他,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一次她撞到他对他笑,说对不起,他连一句没关系都不说,是一个很没礼貌的大哥哥。